我的腼腆

每次想起你说我的腼腆, 我就想起这么一首诗来:

草在种它的种子,
风在摇它的种子,
我们站着, 不说话,
就十分美好.

并不是不需要说话, 一方面我在辩解世界上本就没有那么多要表达的东西. 如果是交心朋友的话, 相互了解是表达的最终目的, 期间经过的一切并不可期待, 毕竟被误解是宿命的存在, 哪怕你将想说的东西精心写下、装订、编印成册, 最后在封上书皮烫上几个金字, 别人也可能只会随心所欲的翻看, 笨蛋一般地将文字间泛滥的情绪看成他想看的内容.

所以我们才会对默契及共情有所期待——我不期望与你同年同月同日共生共死, 也对世人所说的喝酒交心并不感兴趣, 但是我想读懂你的文字, 了解你的内心, 想和你对视而笑时撞出灵犀的火花. 也想看懂你眼里的悲哀, 眼里闪烁的光, 那是世界上最精妙复杂的表达.

饱含情感的眼睛啊, 是不会被误解的.

月光爱恋波光粼粼的湖面,
微风抚摸初秋的树林,
猫在房顶舔舐伤口,
万物都, 轻轻地,
我也轻轻地, 望着你,
那便是此时此刻的喜欢你
本文最后更新于: October 27 2020 1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