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联结与幸福感

我刚开始发现“联结”时,他给我带来的情绪冲击很强烈,其成分也很复杂,但主要成分是幸福感。

大三,期末考试的当天凌晨,我在床上辗转反侧。

那时候我因精神状态不佳,从学校搬到了外面住。那是校区不过两三公里周边的一层租房。其主人是一对年逾花甲的贩卖粮产品的夫妇,她们把这栋年久三层老房子中的顶层以极其优惠的价格租给我和我的朋友。

大三上学期我还是经常往学校工作室跑的,于是晚上回寝室溜达一圈后,不过十一二点的时间,便要踩着小黄车,顶着秋冬季特有的瑶湖妖风,从寝室开始,在灯火通明的大街上一路飞行。不过 5 分钟,使车拐进一条漆黑的细长小街,在看着笔直小街尽头零星灯光闪烁时,再从一条极不显眼的地方穿过一个充满有鱼腥气味却空无一人的菜市场,便几乎就要到家了。

尽管骨子里刻有反叛的铭文,我其实是个安乐如山的人,从我把自己当下住的地方(无论是不是狗窝)都称为“家”便能看出来——因为想到顶层露天阳台上涂抹的颜色不齐的水泥,或是角落里散落着残缺的黑色砖瓦片,或是站在阳台上在不过几米处的邻家房顶上惊现的一大只老鼠,这些魔幻般的景象总给给我一种被城市遗弃的不安全感。奇怪的是我对“自己的床”有着绝对的安全感,黏着枕头不出两分钟我就可以酣然入睡。

除了那天例外,向来睡得安稳的我在床上辗转反侧。

“再过半个学年,一个当了二十年学生的我便要面临寻找实习的压力,而我甚至连学习编程的主要方向都还是未知。”,我想。

我能听到自己在床上翻个身。

房间里很黑,笔记本的蓝色小电源灯在尝试闪烁着融入黑暗。我也学着它在黑暗中挣扎了一下,便用被子捂住脑袋,也许闻着被子的香味能像往常一样让我快速入眠。

“一个热爱玩耍,喜欢打代码的人,同时也是一个十几门科目不及格的人。”,我在嘲笑自己:“一个冷漠疏离的人,和一个被抛弃的人。”,忽然我起床拨了几下琴弦,干枯,索然无味,便又躺倒。

弹簧惨叫。

“一个无趣的人,一个无人喜爱的人。”,脑海中的声音越来越多,从房间的四面角落包围过来。黑暗中一种褐色的情绪藏在被子里正在发酵,像是矿物在结晶,从石头中长出的手——魔鬼的手!——寂静的夜里,若有若无的风声中,魔鬼的手在敲打我的窗户。一声声敲打,我的脑海里有东西在一次又一次破碎,有蓝色大海从远方漫过头顶,我在绝对安静中溺水,而思想随着白色海潮翻滚,和着碧绿一齐碎在沙滩上。

紫红色天幕下,海洋的最远处,有船在鸣笛——那是我一把拉开阳台门——冷风直直灌入房间里,感觉像是让溺水的人越过水面畅快吸上一口气儿。有一种泥和草的香气。

站在阳台上能感受有雨点从天心落下。点滴而来,顷刻间变得密集。

冬末的雨点,有种缠绵缜密、稀疏有致的美感。一滴,两滴,飘落到眉眼。我抬起手向着天空,雨点覆盖手掌,触感似托起了一块有灵魂重量的丝绸布,而触感本身也随之变得柔软起来。忧虑和孤独消失不见,触感随着这点滴的雨覆盖到了世界上每一个细小的角落。

雨点融化在沙子和泥土上。土地的间隙里,有草在摇它的种子。树林哗哗作响,仿佛风也在藏雨里震动。

在雨中也有祈祷的人们,皱眉在房檐下避雨的人们,向天空伸出掌心的人们。这场雨占据了星星眨眼的瞬间及时间流动的片刻,有人自其生,亦有人死去。这是世界上最宽广的爱意,无论是凶险或者是仁善,一切都在雨里。一些独特美妙的情绪在脑海绽放,万物联结——似滴水融入清泉中,或是焰火融弥于夜空,随之感受到的是一种大的、包容的、在体内激荡起伏的热流奔涌。

打开网易云,空气里有一抹极轻的《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流动起来。而我像是大病初愈般萌生出“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这般念头。

本文最后更新于: October 27 2020 1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