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聊聊此次离职,毕业,及其它杂乱的事情

热情冷淡,敏感迟钝

这是件很怪的事儿:前阵子,我陷入了情绪的怪圈,描述起来应该先提及我在社交媒体中更新的个人描述“热情冷淡,敏感迟钝”——从个人角度而言,我觉得“热情冷漠,敏感畏惧”要合适一些,不过这描述并不太适合放在别人触手可及的地方,便只好参杂些更温和的词——个人标签描述了我对待事物热情依旧,同时经常在热情和旁观两种状态间游走,对待事物及情感感同身受的同时又保持畏惧的态度。怪圈则应归因于思维上的变化——为了改变自己察觉到的这些情绪变化,我做出过一些消极的思考——心理学把这种强迫的动作称作“思维反刍”。了解之后并不难受,实则我哀伤的是,在这状态下,心中一直以为的人设,在喧闹人群中坐在安静的角落里,沉默着,对待发展静观其变那个人设被迫宣告破灭。若非说有问题的话,便是在角落边缘,发现另一个自我在冷静观察着自己——一种更加旁观的状态,逼迫我做更多思考。

若将此称为自知,倒是句不错的自嘲;从某种程度而言,这是不可多得的好事,所以各位也不必太为我担心。至于以“热情冷淡,敏感畏惧”这个词作为个人描述描述,我感觉稍显单薄些,还需要再将其调整一番。所以我开始有计划地抽离自身,像是海豹找块安静的海岸静待蜕皮一般,干脆找个角落藏起来,这大抵便是此次离职主要原因之一。

和海豹蜕皮不同的是,除了不会给土地留下汞污染,我蜕皮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呆着。闲自不必说:把时间满满安排的那种日程早使我感觉力竭,那就干脆让身体闲着,紧接着脑海里就要盛放颓圮的烟火同时开始想象一些奇诡的事情。与朋友一起玩游戏过于辛苦,打代码的乐趣也似乎在忽然间与本职工作发生了冲突。不想出门,不想说话,不想打开电脑,不想娱乐,不想工作。我并没有对这些事情失去兴趣,当然也没有失去追求——以防有人误会,这是我不得不说清楚的一点——在这些闲着的时刻我逐渐了解了我的冷眼旁观。崇拜的人曾说我深陷彷徨亦或是走进了迷茫的漩涡,多么警醒,多么一针见血;我被刺痛,一开始痛哭流涕,不过尔后又嗤之以鼻:“迷茫彷徨”可以解释很多东西,但除了现在的我。冷眼旁观给我带来改变的同时也给予我清醒的第三视力:我能看清我感慨的期望的,我的愿望及我的理想。我以为学习娱乐工作是在找寻自己的方式之一,力竭只是一直苦苦追寻却寻而不得,于是逐渐对自己不知从何时开始的无时无刻不怀疑自己行动与目的背道而驰的感受变得习惯——也许是这种原因——我开始在热情和冷漠间游走,我欣赏那些感受到的美好或是不幸,感同身受的同时又将自身感受束之高阁。这是种防御机制就好比看着自己戴上一副能过滤思想的眼镜。

我并不承认我丢失了情感,只是想将它深藏,不轻易取出供别人指手画脚的点评。

不过大多数情况感觉更糟些,一方面我讨厌那些与我不相关的事,讨厌通知和打扰,主动中断与信息的链接;另一方面我又为失去链接而难过,奢求着还与世界保持哪怕一丝的联系。去年某日动态里记道,当我一遍一遍点击“朋友”,可是再也没有一条动态刷新的时候,内心咯噔一下好像哪里崩塌了,整个夜晚孤身一人的孤独感奔涌而来将我淹没。不过,到底是细细琢磨后,我也没有分辨出这是天性使然,还是二十多岁的年纪开始自然地去拥抱那种以血写书似的冷眼旁观,亦或是其它杂七杂八的思想问题。

有意思的是,像疼痛一样,孤独感也会上瘾,甚至它和我的旁观互相补充。尽管面对各色事物有时触景伤情,有时热泪盈眶,有时愤世嫉俗,但是第三视力像迷一般指引我冷静观察。一个人挺好的——我终于开始这样想,于是在一个人的旅途上愈行愈远。回过头想想,还真是走上了那条幽寂的道路,路途上风景别致,却人迹罕至。好处不言而喻,与人打交道这件事对我来说稍显艰难,我的心思需要额外花费多倍的效果才能做到别人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事情;既然从前的我没能强大到改变自己或是救人于水火,那便不如把热情和活力用在我热爱的地方;我思考那些奇异诡谲无人问津的问题,探索只属于我的真理。我相信人虽无高下之别,但却有贤愚之分:思考转机的我本就不胜其任,所以所谓自救者不能救人,渡人者不能渡己,并不失为一种好选择。

以上所言,大概就是我的热情冷漠,敏感顿感,畏惧以及逃离。

风之旅人

若不是近来发生的一连串事情,我可能没有机会去思考自身。借这个机会,还能再聊聊关于热情与旁观间发生的事情。

在陈星汉的风之旅人中,无论何时何地你都能看到最伟大的目标——远方的山——那座山上有一道光,直通天际,你属于那里,朝着那里奔跑便是了。而在我的火车旅行中,远方轰隆隆伫立起密密麻麻的的大山——我的热情并不集中,有大部分其实投入在分散的角落。过去这点曾让我收到过很多无端的指责,后来我并不在意了。每个人都依赖着仅自己占有的,无关他人的生活,并且在此间追求着不同的东西(很遗憾最近我才发觉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所以我对那些排异的言论深表理解且唾弃。至于由热情及旁观间游走,我也觉得没什么不好的地方——锤图钉尚且还需要从多种角度下手;反而把自己奉献在一种兴趣中,让人真的变成了螺丝钉——往往这是被迫接受的奉献。所以,“读经而已,则不足以知经”,我的生活就是我自身及我的兴趣相关一同构建而成的。等找着那个最存粹最诱惑最让我奋不顾身的理想再把我钉在墙上,那时我一定毫无怨言。话说回来,这就先是机遇问题而不是个人选择问题,总之不是一句简单的“燃烧生命”就能解决的问题。

倘若真到了那种地步,好比艺术家创造精妙绝伦的艺术品需要释放内心的恶魔的时候——诸如以血开刃等故事——那就追随着去了。诚然,毕竟还没找到需要释放恶魔的地方,所以现在无以效仿。首先我只是个玩电脑的愚人,再者我也没有这样的勇气。人们都是平等地用生命去换取所需所爱,可惜我的勇气从未盛开便枯萎在角落里:我的追求在并线展开,可是我也只有这一条性命。若是我也想有所需所爱之物,这就是坐上了一趟长途火车,远方有无数终点站,在成为风之旅人前发疯也就不足为奇。

前些日子看秒速五厘米时,还记过这么一段对白:

“贵树君,你小时候的理想是什么?”

“从来没有什么理想。”

“从来都没有?”

“嗯,每天光是生活就已经费尽全力了。”

我“像一块石头顺着坡滚下来似的,到达了今天的日子”,喘息间,又暗自庆幸自己多少还有些追求同时又精力旺盛,所以不必像贵树那般悲哀及狼狈。讲到这儿,有件事我一直耿耿于怀:前阵子修改个人简介的时候,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把“喜欢有趣的灵魂和卖萌”这句话删去了。现在我暗自思忖,到底当时是在犹豫着问自己配不配做小波笔下“对思考和理想的追求”者及“可爱的人”呢,还是已然不需要这句话装饰自己?问题结果不得而知。

只是有些其它东西想通了:大概几日前看过一篇与<老人与海>的书评,其中不乏使用“命运”,“抗争”等词饱对故事含热情地讴歌。说起来奇怪,这种激昂的文章我没甚么触动。以至于我找来书再看了番那些精妙的描写,可发现自己就是对“命运”,“抗争”这种词汇不感冒。而直到写下此句话我才明白,我不相信“命运”或是“限度”及其它种种,是因为我的抗争并非是和传统意义上的“命运”做抗争——我不理解圣地亚哥的力量所在正如他不理解我的郁郁寡欢——我一直在和我热爱的东西进行搏击——仅使用热情而已,这充满技巧,却并不是力量上的较量——但若我在这场游戏中轻视他们的话,那么他们就要将我吞噬了。仔细想来,倒是有点“你所信仰的任何事物都会将你生吞活剥”的意味。

所以最终思绪回到修改简介的那一刻时,拎不清这背后的缘由已然没有关系了;我只一心感激冷眼旁观给我带来的,仅此时此刻的思考——所谓“风之旅人”,大概便是那个作存在主义呐喊的旅者——旁观式呐喊后还得继续探索;我依旧是个旅者,接下来就在平凡的生活中——用热情与我的兴趣继续角逐。

后语

最后,感激我自己在毕业后这年间,对自身以及使生活变得稍显有趣所付出的探索。在此也不能不提及我的老东家,我对他的特殊情感定将难以磨灭:两年前我揣着少年的心前来学习实践,晃眼间时光穿梭,不论是学习或分享,都收获颇丰;额外要提的是,二楼食堂的蒸鱼和门口阿姨卖的冰棒,真是大满足(吃货本性.jpg)~~ 入职那时恰逢夏日不燥,天气正好,如今离职也是特意选定的毕业季,此时再带上少年心离开,也算轻舒一口气,圆满了我心中的蛇环。

以上疯言疯语式“辩白”,要比发一百来字的动态畅快多了。换句话说,大概此杂记是我朝大海里倾倒的一些苦水,借此稳定我赤橙的心脏。要不然再不说上些什么,这玩意儿要炸开哩!关了这疯言疯语,我还是你们认识的反叛的,温和的,强大的我。Brindiamo ~ my friends!

本文最后更新于: August 07 2020 23:30